恩施教育科研网欢迎您!当前时间是:

教师文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研采风 > 教师文苑 > 正文

爱,沟通师生心灵的桥梁

时间:2013-03-31 08:08:24    作者:曾美玲    来源:恩施教育科研网
咸丰县第二实验小学 曾美玲
 
  有那么一群孩子,曾在我的内心深处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有那么一个孩子,曾让我至今也不能忘怀——503全浩。

  一、开学第一天
  记得那年的秋天,我刚调到了一所新的学校任教。学校安排了我带503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工作。这是怎样的一个班集体呢,应当说是全校的一个超级大班,全班人数位居全校第一,79人,而且还有一个号称“全校老大”的孩子王的班级。带着缕缕担忧我还是接受了任务。接下来便是紧张的报名工作和开学工作。新学期的第一天,我带着复杂的心情向教室走去,在四层教学楼三楼的角落远远就能看到503班的门牌号,可是我没有一点欣然的感受,继而更多的是担忧。来到教室门口,教室里是怎样的一种场面呢?70几名同学跑的跑,跳的跳,打的打,闹的闹,教室里燥音超分贝,乱得象一锅粥。我强作镇定的走上讲台,清了清嗓子,大声的招呼同学们安静,同学们看到一个新的面孔出现在大家面前,自然迅速各回原位,出奇般的安静了下来。接下来我作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和一些班规要求。此时,一个高个子男生便站了起来,问道:“这学期是你来教我们吗?”“嗯”我答道。“欢迎,当然欢迎!”接下来便是一阵看似欢迎的掌声。其实,这时,我早就注意到了,他朝几个男孩子诡异的笑了。我知道,他们这分明是在跟我叫阵……

  二、“今天你请客”
  吴铭,一个阳光男孩,六零一班学生,与我是邻居,他父亲又是我的初中老师,所以彼此很熟。星期五第五节课下,他与我在操场上不期而遇时,我发现了他笑容里的那一丝诡异。
  “你是五零三班班主任吗?”
  “是呀。”
  “你各要小心点哟!你们班有个全校老大,他连老师都敢打。”
  ……
  其实不用明说, 我就知道所谓的“全校老大”指的是谁了。他就是我们班的孤儿——全浩。因为接任这个班级时我就听其他教师谈论过他,开学这几天来我也领教了他的“老大”本领。全浩很可怜,他从小就失去了父母,跟随爷爷奶奶长大,从不曾感受到过父爱母爱的温暖。全浩也让人厌,因为他总是大事要干,小事不断:开学第一天的放学路上就和实小一学生打了一架;第二天为争篮球场地,又和五零一班的熊浩宇打了起来……不仅班上同学想打谁打谁 ,还影响着一帮人为他卖力。无论何时何地,楼梯上下碰到了他(特别是男生),都要双脚并拢,右手高举头顶行队礼道:“浩哥好!”这好像是约定俗成的规矩,完全黑帮老大的味道。至于全浩一厢情愿安排的今天谁请他客,明天谁请他客的事,全班同学是没人敢违抗的……
  放学时,我在操场碰到了全浩,我坏笑地问:“今天该谁请你客?”全浩先是一愣,立马又诡诘的笑了笑,没怎么在意。“根据我的安排,今天该你请我的客了,你说该怎么个请法?”我盯着全浩不紧不慢地问。“不会是拒绝请客吧,我可是新姑娘上轿——头一回哟!”我又补了一句。看得出,全浩被突来的事情弄得不知所措,因为他没想到今天的客居然请到了他的身上。他胡乱地摸了摸裤兜,涨红着脸一本正经地说:“算我欠你一顿客好吧?”我当然是爽快的点了点头。“哦,对了,以后全班同学要请你的客我全包了,要找人请客时尽管来找我吧! ”我丢下了这句话径自走了,只留下全浩呆呆地站在操场……

  三、我的心事
  全浩是个动辄就用武力解决问题的主。与其前任两位老师联系,无论语文老师蒲老师也好,数学老师何老师也罢,多半先是苦笑。然后呢?又多是无声地摇头。再深究下去,得来的便多半是全浩之前的种种劣迹:打架,吃零食,拖拉作业,接下嘴……似乎这样一个年纪的孩子能犯的错误他都犯过。偶尔一次两次有过错,也算不得什么。厉害的是,他是大错三六九,小错天天有。于是,见着全浩头痛的人便就够多。全浩的同窗们头痛,全浩同窗们的家长头痛。原来,全浩欺负了他们;原来,全浩同学同窗们的家长因他们孩子受了欺负。一个受欺负,两个受欺负,一次罢了,两次罢了,三次呢?四次呢?不能罢的时候,同窗们来找,同窗们的家长来找——他们要讨个说法。于是,自这孩子入学,全浩那可怜的七十高龄的爷爷奶奶便几乎是隔三差五地就要给大人小孩子赔礼道歉。痛在心头,恨在心头。有治吗?全爷爷觉得无望,全奶奶也觉得无望。于是,说到孩子,总是忍不住要叹息,总是免不了要咂嘴。
  为了让全浩能有些许改变,我试着做了不少努力,多次耐心的教导;多次与其谈心交心;多次电话通知他爷爷来学校共商对策。为了鼓励他约束好自己,我还利用他的体育强势,给他安排了一个体育委员的职务,同时也告诉他,要管好别人首先要管好自己。为的就是让他能先自律才有权利去管好别人。通过一学期的努力,全浩也有了大的改变。
  尤让人欣慰的是,关于他的小报告,无论大小,无论男女,都渐趋渐少。他和我的关系也由以前的叫阵转变到了比较亲密的关系。每当遇到他,他都会调皮的双脚并拢,右手高举头顶行队礼道:“曾老师好!”有时,他还会在你身边撒娇的说:“曾老师,今天我没打人了,我现在各是好儿童哒哟。”让你有时忍不住好笑。看着他的一天天进步,我真是喜在心里。

  四、半截米花糖
  又到了放学的时间,跟往常一样,学校的整个操场便炸开了花。一千多人一齐拥到了不大的操场,再加上老老少少、男男女女接孩子的人,整个校园此时的燥音真是超分贝,就连在办公室交谈都得大点声才能让对方听个清楚,更别说要在操场给七八十人训话了。夹在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由班主任带领的方阵之中,小点声的训话根本学生听不清楚,可怜的是大部分老师都有了职业病——咽炎。想要提高个八度来训个话什么的,真是叫难。学校的一贯制是班主任每天站队放学. 说实话,站队放学成了班主任的一大“苦差事”,当然我也不例外。我只好让其它班级走了些,校园稍稍安静点后再整队放学。十月的斜阳照在身上,懒洋洋的,让人感觉到的只能是疲倦,我索性坐在操场的花坛边上等候。大部分同学都在慢三步的节拍,不紧不慢的排着队,因为教室的值日生也还没下来,再着急也没用,她们得等他们来了一起走,因为在六三班的这个集体里,我常告诉大家的是“一个也不能少”。不大会儿,全浩一手反拎着斜挎在肩上的书包,一手拿着一根米花糖边吃边走了过来,看得出,他吃得很香。看见了我,他向我走了来,米花糖掰成了两截: “老师,来,吃截米花糖吧 ……”
  蓝蓝的天空,红红的夕阳,远山,绿树,绿树下是一师一生,还有那两截米花糖,两个会意的眼神,两张写满笑意的笑脸.多么和谐,美丽的画面呀!而今,我还清楚的记得那天的米花糖,浅红浅红,很香很香。

  后记
  如今,全浩已升入了高一级学校就读;如今,我再也很少见到了他。只是,偶尔,在街上碰到了他,他还是老样,调皮的双脚并拢,右手高举头顶行礼道:“曾老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