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教育科研网欢迎您!当前时间是:

英语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科教研 > 英语 > 正文

美丽的“C”

时间:2013-12-02 09:16:27    作者:陈建伟    来源:恩施教育科研网
  二零一三年十月三十一日,星期五,天阴雨。在西方文化中,这天是万圣节前夕,晚上有燃起的篝火、游戏、庆典、游行等。近三天是礼拜万圣的日子。
 
  这天我还得早上六点多起床,七点钟出发,九点十五赶李家河中学,走进教室听课,或者说是观课。九点十分左右,我们到达中学,学校安排在八零七班听课。李家河中学现在的八年级是在新生入校时就分成不同类别的班级,说白了就是把学生按成绩分成了好、中、差三个不同的级别,然后用A、B、C三个英文字母进行标识。C是英文字母表中第三个字母。今天要听课的班807班,刚好就是八年级四个C班之一。过去每当我去这样的班级听课时,其感受总可以概括为两个字“无奈”:学生的“无奈”,讲课老师的“无奈”和听课人的“无奈”。“无奈”也就成了这般学生三年在校学习生活“C”字形的心路历程。一个被压抑扭曲的“C”。
 
  我一边走一边想,C在英文中没有丝毫差的意思,相反,在CRP中,C代表的是中国。C的读音与see和sea读音相同,see是“看见、发现、明白”的意思;sea是"大海"的意思,在罗马数字中C代表一百,英语中很多美丽的词都是以C开头,cosmos是"宇宙"的意思,在中国教育中不知从曾几何时,C变成了“另类”,C成了边缘化,C代表着可以被忽视的群体。
 
  到了807班教师的门口,你会看到一幅画,一幅在“超越七班”的信念下评选出来的明星小组的照片和他们自己的行动规约。还有他们的“自嘲”:《蜗牛》之歌和班训“别看我是蜗牛,我还坚持到最后”。“超越七班”够谦卑了,谦卑是一种哲学意义的美德,我恍惚记得马克思恩格斯著作中关于历史人物的评价中,给林肯以最高评价的语言就是“一个谦卑而伟大的人”,或许他们的期盼就是超越他们自己,把自己的潜能发挥到极致,或许他们内心的冲突和矛盾在激发他们奋进,他们不甘心于“C”这种赋予讽刺意义的作弄,他们便要立志超越更多更多……或许他们就是一支在乐观自嘲中渐进的队伍……。我带着种种“或许”走近了807班。
 
  左边的两个窗台上是同学们自己种的小花小草,紧靠着的玻璃窗上贴着小小字条,上面写着花名和花语,虽然,花没有绽放,或许,短时间内都不会绽放,但小花草上面的绿叶蕴含着一种生机,一种未来的期盼,他们把这种期盼全部寄托在“花语”中。
 
  周波,学生般的身影,是这个班的班主任,也是这个班的英语老师,他正在上英语课呢!
  他和同学们专注于自己的世界,前来听课的教师或许只是教室里的临时摆设。班上70名同学分成了12个学习小组,每个学习小组都有他们自己的名称和格言,每一个名称都有自己独特的含义,有些语言模糊,那含义就隐藏在他们稚嫩的内心深处,只有他们的老师能够解读其中的含义。学生偶尔也就近问我们一些学习上的问题,他们在问问题时毫不羞涩,一种孔子般“不耻下问”的姿态,从他们的表情里看不出丝毫“C”样的扭曲和压抑,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渴求学习和成长的集体。
 
  进门的正面墙上,黑板的右边是《超越七班班规》,是他们自己制定的,对学习小组和个人采用加分和减分的量化形式,量化他们的学习和生活行为,虽然,数字比“C”更能分门别类,可那,是出自他们的自愿。黑板的左边是分组量化记载栏,记载着每个学习小组学习中的轨迹。后面那壁墙上是个人计分栏和月考、期中考试、期末考试公示栏。在学习成长的道路上,班上每一个孩子都随着记载中数字的变化在进步,数字成了他们内心中深处的驱动力,就像钟表上面的指针一样总是沿着顺时针的方向前进。
 
  这就是李家河中学5.3.5的教学模式,5.3.5是一个教学流程数字化操作模式,C同样可以代表一个数字,也可以表达别的含义,我不喜欢其枯燥数字的数学含义,我更喜欢隐含在数字背后别的寓意。在短时间内,对李家河中学807班的孩子们我不敢坦言我读懂了多少,看清了多少,或有什么更深刻的感受?我还得返回到字母C:还是用音乐中的C大调的含义和特点结束这次李家河中学之行的感受吧!
 
  C大调是一个平稳,中庸的白色调性,如同山谷般的宁静和晴朗,较一般大调更为宁静、庄严。在古典主义时期,C大调是在皇室庆典、贵宾邀请时专用的调式。C大调经常被音乐家看成是回归自然、追求理性或展望未来的音乐形式教育为什么不能成为美丽的动人乐章呢!
 
  但愿我们的教育不是对部分孩子的边缘化,我们的教学没有“C”般的扭曲和压抑,教育编织的是孩子们对未来的展望,一种理性之梦,奏响的永远是音乐大师们那和谐、中庸、宁静、庄重的C大调。
  708班——一个永远美丽、庄重,不懈进取的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