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施教育科研网欢迎您!当前时间是:

生物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学科教研 > 生物 > 正文

生命的色彩

《教师博览》2009·6(原创版)发表

时间:2010-03-22 23:17:43    作者:孙明霞    来源:恩施教育科研网
  孙明霞,山东省泰安市泰山学院附中教师。多年来深入研究教育教学理论和课堂教学,努力构建生命化课堂,逐渐形成自己的生命课堂观:教给学生活的知识,将课堂扩展到家庭和社会,关注个体的价值与尊严。《中国教师报》《新课程报》《当代教育科学》等媒体分别专版报道了她的课堂探索和成长历程;业余时间她笔耕不辍,撰写教育教学随笔300多万字,在各类报刊上发表文章百余篇;个人专著《用生命润泽生命——孙明霞的生命化课堂》(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后即引起较大反响。是“大夏书系”和“万千教育”签约作者,并主持《中国教师报》“明霞答问录”专栏。
 
  起初,我将我的课堂随笔主题命名为“生命的色彩”,很多人不解。其实我只有个简单的愿望——希望我的课堂不是庖丁解牛式地把原本应该充满了生命力的课堂变得支离破碎,希望我的课堂不是只给学生一些简单的知识点,而是贴近生活的知识和关注生命的成长,是彰显生命的课堂。希望我的教育人生丰富多彩,也希望我的教育生活永远把尊重生命放在首位。
 
  很多朋友会问起我同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对学生那么好——关注、尊重、理解、善意、宽容?答:或许,这与我年幼时的经历有关;或许,是因为我天性敏感、善良,不忍伤害别人。
 
  年幼时,我是个很少得到别人理解与尊重的人。因为父母都是农民,家中孩子多,在一个温饱都成问题的落后山村,教育孩子就成为很奢侈的事情。家里来了客人,孩子是不能上桌吃饭的,也不能和父母、客人平等地交流,而是“一边玩去”;上学了,因为姑姑是学校的民办教师,无论谁欺负我,挨揍挨骂的一定是我——农村人很朴素的想法,不能偏袒自家孩子;和弟弟妹妹出现矛盾了,挨骂的还是我,无论我多么理直气壮——只因为我是老大,我必须无条件地谦让弟弟妹妹……所以,年幼的记忆中,我是没有尊严的孩子。
 
  当时有一个叫董奎的民办教师,长于给人起绰号。因为我的木讷、不善言辞,无论见了谁都不敢主动打招呼,上课也不敢主动回答问题,有时候被老师叫起来,明明知道答案,但站起来半天、脸憋得通红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再加上鼻子下面常常有两条“小河”流淌,就被董奎起了一个侮辱性的绰号。每当别人在我面前喊我绰号逗乐时,我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所有的同学、村民几乎忘记了我的名字,老远见了我就一起有节奏地高喊我的绰号,这使我愈加自卑,更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露面和讲话了。
 
  自走上讲台的第一天起,我就时时刻刻警告自己:教师,面对的是晶莹如露珠般的心灵,需要小心呵护它们。课堂上,我以充满期待、信任的笑容面对学生;对犯了错误的学生尽可能地宽容,从不讽刺挖苦、体罚他们;和学生谈话时不会居高临下,而是搬来椅子让学生坐下慢慢说,更多的时候则是与学生在校园的花园中、操场边上,一边散步一边交流,了解他们的内心世界;与家长沟通时也绝不告状,而是共同探讨教育的方法、途径……我坚信:自己的心里充满了阳光,才能培养具有阳光心态、健全人格的学生;只有真诚对待学生,才能赢得学生的喜爱、家长的信任;也只有对学生付出真情才能让学生心中有真情进而真诚对待他人。
 
  刚刚当老师时,我是一个“生存型”的老师,也是一个“知识型”的老师。由于教学经验缺乏、学生基础知识薄弱,而自以为自身专业知识 “富足”,总一门心思地想着怎么把知识尽量多地传授给学生。在十多年后,竟然有个学生说,因为我的第一堂课而爱上生物并发誓将来也要当个生物老师。后来她真的成为了一名优秀的生物教师,着实让我后怕——幸好,我给她的影响是积极的、正面的;幸好,我没有讽刺挖苦给他们留下伤痛。
 
  在工作两年半后,突然接到一纸调令,我成了区教研室生物教研员。教研员的工作是干什么?脱离了教学第一线,我将如何生存?教研室的老主任看透了我的心思:教研员工作并没有脱离教学岗位,你还是老师,只不过,你是老师的老师了。
 
  从此,我开始尝试着模仿其他教研员开展活动,尝试着走进各中学老师的课堂,和老师们一起探讨,尽力给老师们提供帮助。我把全区学校走过一遍后发现,全区生物教师不到30位。他们不是因年龄大了不能胜任“主课”而教生物,就是体育或化学教师转教生物,没有一个是生物专业毕业的。一个周末,南关中学一位50多岁的周姓女教师几经周折找到了我住的地方,手里拿着初三生理卫生课本真诚地“登门求教”:“课本上关于神经系统部分的内容我实在不懂,上课没法给学生讲,课后题我也不会做,希望你能先给我讲讲。”给周老师讲解并送走周老师后,我陷入了长时间的思考:尽管老师们工作认真,但其专业知识几乎为零,自己连一碗水也不具备,如何给学生一碗水?周老师专门来请教我,其他没有“请教”的老师怎么办?这样,怎么能传授给学生正确的生物知识?于是,我翻出大学的教材,把相关的科目找出来备课、绘制投影片,利用每周六下午的集体活动时间给全区的20多个生物老师“上课”。“上课”之余,我还为每个学校订做了标本夹,带领老师们去济南植物园考察,到泰山采集标本。
 
  持续两年的业务培训,使老师们的专业知识和技能得到了提升,但他们的课堂仍缺少教学艺术,就连我去听课都感到昏昏欲睡,更别说是学生了。怎么办?听课、座谈、指导,成为我工作的主要内容。一辆自行车伴随着我走遍了全区的每一所学校。无论老师教学如何,我都是直接和老师进行细致的沟通。记得有一次,我到某乡镇的一所学校听课,一个老师课堂上语言啰嗦,知识被讲得支离破碎也没有重点,我越听越糊涂,简直是不忍“听”。下课后,我对他说:“下节课我替你上,你来听,下午你再上,我听。”很多年后,还有校长、老师提起此事,说本区内敢到学校为老师上课的教研员我是第一人。在我离开教研室应聘到现在的学校之后,该区的许多老师参加各种各样的公开课、参赛课时还经常找我帮助备课指导。
 
  不知不觉,我竟然在教研员岗位上工作了8年。这8年的教研员生涯,让我在帮助教师成长的同时,自己也不断学习、提高,对课堂教学有了更深的理解,无形中提升了自己的专业能力。
  虽然教研员当了许多年,但说起读书却非常惭愧,无外乎《生物学通报》等专业杂志和书籍,并没有走出“生物”的狭小天地。真正的阅读是在20世纪90年代我再次踏上讲台以后才开始的。
  一次无意中在一位教语文的朋友那里看到了《魏书生教育文集》,才发现当老师可以这么丰富有趣。魏老师和学生一起寻找春天的镜头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他处理学生各种问题的方法,让我知道当老师原来可以这样细致、艺术!
  读到傅东樱的《泛舟诲海》,突然发现教师的语言可以那样诗情画意;读到苏霍姆林斯基的《给教师的建议》,才知道教师的工作富有艺术性和创造性;读朱永新的《我的教育理想》《新教育之梦》,这才感觉这么多年的工作缺失了梦想与探索;读李镇西的《爱心与教育》才体会到当老师也可以享受这般的美好;读于春祥的《用脚做梦》,才发现我也可以这样写出自己的教学感想,于是开始笔耕不辍;读张文质的《生命化教育的责任与梦想》,突然感觉到这不正是我孜孜以求的生命教育吗?
 
  除了购买书籍,我每年还订阅大量的报刊。随着阅读范围越来越广,通过读书认识的人物也越来越多,我眼前打开了一扇扇通向外界的窗口,原本沉寂的心灵有了活力,虚空的大脑开始变得丰富。走进书中,有时会感到豁然开朗,长久以来困惑自己的问题一下子找到了答案;有时感到自己想到却不会表达的东西,被作者恰到好处地描写了出来,那种突遇知音的感觉令人激动不已;有时看了某本著作、某篇文章,会感觉有话想说,就像进入了一个沙龙,不同观点进行碰撞,不断迸发出新的火花;有时面对书中所描述的现象、问题,又陷入沉思;有时手捧书籍,就好像与作者面对面促膝长谈……那种愉悦难以用语言描述,但却如春雨浸润着心田。一次次精神之旅,使我享受到书中的美景,又透过阅读衍生出更多的风景。
 
  读书,就是和一个个智者对话,惠及终身。浮躁时读书,让心平静;烦恼时读书,快乐自然潜入;无聊时读书,感到充实;迷茫时读书,方向自明。
 
  我的课堂随笔集《用生命润泽生命——孙明霞的生命化课堂》,今年三月由福建教育出版社出版了。有朋友问我:“你这本书写了多长时间?”“你什么时候开始计划写书的?”也有的朋友很同情地说:“你太不容易了,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些问题。我的写作从没想到要出版、要发表,只是随意地记录着我的教育生活,记录着我对教学的思考,压根不曾计划要出一本书。我更没有感到“不容易”,因为我并不是在“艰难”地“坚持”写作,而是一种生活常态,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怎么能说是“不容易”呢?
 
  说是“常态”,其实也就是近几年的事情。过去,我对写作也非常头痛的,总是羡慕学文的人能写出优美的文字来。真的开始记录了,才发现,最重要的不是文采而是实践,是思考,是记录。只有做了才有东西可写,只有思考了才知道明天怎么做。我从2005年春天,开始思考写作,由最初的《思维的小溪》到《温州挂职记》,再到记录课堂的《生命的色彩》,从论坛到博客,点点滴滴汇流成河,不知不觉间竟然记录了三百多万字,也发表了百余篇文章。说起来有趣,我的写作是很少投稿的,只是随意地记录,为的是促使自己不断思考。不经意中,我对课堂的探索竟引起媒体关注,堂而皇之登上了《中国教师报》的头版头条。
 
  我以为,这些只不过是人生路上不经意的风景,不是追求的目的。作为教师,更应该看重的,不是获得了多少荣誉多少名利,而是在自己的教育教学过程中,尽可能少些对学生的伤害,多些对学生的呵护和善意;少些对环境无谓的抱怨和牢骚,多些对生活态度工作态度的改变。因为所有大环境都是由无数个小环境构成的,而“我们自身的任何改变其实就是教育的改变”(张文质语)。我愿意把我的这些思考和心得与更多的老师分享,传递给大家一种积极向上的态度——让更多的老师享受教育的幸福并把这种幸福传递给走进我们课堂的学生们,这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教师博览》:http://blog.edu11.net/space.php?uid=3552&do=blog&id=270017